关键字
    当前位置:江苏景来律师事务所 --
 
《徐州审判》2013年第6期:邳州市人民检察院诉被告人周厚龙、赵瑞山强奸案

发布时间:2014-3-31 9:15:43  新闻类别:刑事案例 点击次数:1622
【裁判摘要】两人共谋轮奸,一人得逞,另一人仅提供便利条件而未实际实施强奸行为,应当认定两人具有轮奸加重情形。
 
公诉机关:邳州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周厚龙,男,1989年4月16日出生,居民身份证号码320382198904165556,汉族,小学文化,农民,住邳州市宿羊山镇新安庄村。因涉嫌犯强奸罪于2012年8月3日被邳州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当月30日经邳州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同日由邳州市公安局执行逮捕。
被告人:赵瑞山,男,1995年9月6日出生,居民身份证号码320382199509065250,汉族,小学文化,农民,住邳州市车夫山镇埠上村。因涉嫌犯强奸罪于2012年8月3日被公安局刑事拘留,当月30日经邳州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同日由邳州市公安局执行逮捕。
江苏省邳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周厚龙、赵瑞山犯强奸罪,向邳州市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起诉书指控:被告人赵瑞山系邳州市车夫山镇腾翔宾馆吧台服务员,工作期间认识了在宾馆住宿的被告人周厚龙,二人预谋如有到宾馆住宿的单身女性就与其发生性关系。2012年8月1日晚,被害人徐某某到腾翔宾馆住宿,赵瑞山将这一情况告知周厚龙,二人约好去与徐某某发生性关系,赵瑞山遂将宾馆监控录像关闭并将徐某某所住2012房间的钥匙交给周厚龙。当晚凌晨1时许周厚龙进入二楼2012房间,强行将徐某某强奸。周厚龙下来后告诉赵瑞山徐某某哭了,并让其别玩了,赵瑞山遂未与徐某某发生性关系。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周厚龙、赵瑞山预谋与被害人徐某某发生性关系,后周厚龙违背徐某某的意志,与其发生了性关系,二被告人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三款第(四)项的规定,应当以强奸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周厚龙、赵瑞山共同故意犯罪,在共同犯罪中周厚龙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赵瑞山起次要作用,系从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的规定,对于从犯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告人赵瑞山犯罪时不满十八周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七条第一、三款的规定,系未成年人犯罪,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
周厚龙、赵瑞山上诉提出:本案周厚龙实施强奸得逞,赵瑞山未实施奸淫行为,不具有轮奸加重情节。
江苏省徐州市人民检察院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二上诉人构成轮奸系适用法律错误,量刑畸重,应当改判。理由是:根据刑法规定,二人以上轮奸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所谓轮奸,是指两个以上的行为人基于共同认识,在同一时间内,先后连续、轮流地对同一名妇女(或幼女)实施奸淫的行为。轮奸,作为强奸罪加重处罚的一种法定情形,解决的仅是对行为人所要适用的法定刑档次和刑罚轻重问题。各行为人只要实施了强奸行为,就应当对其适用相应的法定刑,反之,如未实施强奸行为,则不具有该加重处罚情形。本案中,二上诉人经预谋后,系周厚龙一人独自上楼进入被害人房间后实施强奸行为,赵瑞山只是提供房门钥匙等帮助行为,并未至强奸现场,即赵瑞山并未实施任何构成强奸罪的犯罪构成要件的行为,其只是在周厚龙的强奸行为中起到辅助作用,因此,二上诉人的行为不具有轮奸情节。一审法院认定轮奸,系适用法律错误,造成量刑畸重。
邳州市人民法院一审审理查明:被告人赵瑞山系邳州市车夫山镇腾翔商务宾馆前台服务员,其在工作期间认识了在该宾馆住宿的被告人周厚龙。2012年7月下旬的一天,两人预谋如有到宾馆住宿的单身女性,就轮流与其强行发生性关系。2012年8月1日晚10时许,徐某某因与家人吵架,独自到腾翔商务宾馆住宿,赵瑞山将这一情况告知周厚龙。两人经商议,欲轮流与徐某某强行发生性关系,赵瑞山遂将宾馆监控录像关闭,并将徐某某所住2012房间的钥匙交给周厚龙。次日凌晨1时许,周厚龙、赵瑞山一起上二楼,周厚龙先打开2012房间门,然后两人一起下楼。周厚龙将手表及腰带取下放在前台,随后带着手机又上二楼进入2012房间,采取捂嘴、言语威胁等手段,强行与被害人徐某某发生了性关系。此时,赵瑞山欲与徐某某发生性关系,便给周厚龙打电话(两人未通话),周厚龙随即下楼,见到赵瑞山后以徐某某哭了为由,劝阻赵瑞山,赵瑞山因而未与徐某某发生性关系。2012年8月2日,邳州市公安局民警将被告人周厚龙、赵瑞山传唤到案。
上述事实,有公安机关出具的发破案经过、提取笔录及照片,法医物证鉴证书,证人郭以玲、张某等人的证言,被害人徐某某的陈述,被告人周厚龙、赵瑞山的供述,公安机关出具的现场勘验检查记录、提取痕迹物品登记表等证据证实,足以认证。
本案一审的争议焦点是:周厚龙、赵瑞山是否具有轮奸加重的情节。
江苏省邳州市人民法院一审认为:被告人周厚龙、赵瑞山先预谋轮流与被害人徐某某强行发生性关系,后被告人周厚龙采取暴力、威胁手段强行与徐某某发生性关系,在被告人赵瑞山欲与徐某某发生性关系时被制止的事实,既有二被告人在侦查阶段羁押隔离前的供述,又有二被告人被羁押隔离后的供述,且有被害人徐某某陈述、证人证言、物证鉴定书等证据,相互印证一致,上述事实足以认定。被告人周厚龙、赵瑞山主观上明显存有轮流强行奸淫被害人而实施共同犯罪的犯意,客观上系被告人赵瑞山在提供被害人信息及房间钥匙、关闭监控录像后,先由被告人周厚龙实施对被害人强行奸淫的行为,而被告人赵瑞山在此期间等候,在欲对被害人继续实施强行奸淫的行为时被劝阻后放弃,二被告人的行为符合强奸犯罪中轮奸情节的犯罪构成。被告人赵瑞山因被告人周厚龙对其劝阻而没有继续实施强行奸淫被害人的行为,不影响强奸犯罪中的轮奸情节的成立,且为犯罪既遂。被告人周厚龙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被告人赵瑞山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其又系未成年人犯罪,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结合本案的具体情节和二被告人的悔罪表现,对被告人周厚龙予以从轻处罚,对被告人赵瑞山予以适度减轻处罚。
据此,江苏省邳州市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三款第(四)项、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十七条第一、三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于2013年7月18日判决:
一、被告人周厚龙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8月2日起至2022年8月1日止。)
二、被告人赵瑞山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8月2日起至2016年2月1日止。)
周厚龙、赵瑞山不服一审判决,以“两人的行为不具有轮奸加重情节”为由向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
轮奸是指两个以上男子出于共同的奸淫认识,在同一段时间内,先后对同一妇女(或幼女)轮流实施奸淫的行为。轮奸是法律所明确规定的强奸罪的加重量刑情形之一,作为强奸罪加重处罚的一种法定情形。轮奸系情节加重犯,两名以上行为人只要基于共同的强奸故意,在同一段时间先后对同一被害人实施强奸行为的,就应当依法认定为具有轮奸情节,各行为人的强奸行为是否得逞,并不影响对各行为人具有轮奸情节的认定。轮奸情节加重的根据有两点:一是事实根据,二是法律根据。在评价一起二人以上共同实施的强奸案件,是否具有轮奸情节加重因素时,应当把事实根据和法律根据结合起来进行评价。所谓事实根据就是妇女或幼女在同一时间段连续遭到奸淫,这是轮奸行为的基本形态,如果仅仅立足这一事实根据,而不考虑其他形态的轮奸实施者主观上给社会带来的危害性,显然是违背了罪刑相一致的刑法原则。本案中,上诉人周厚龙强奸得逞,赵瑞山没有实际实施奸淫行为,表面上本案的被害妇女没有连续遭到奸淫,但从法律根据上看,由于两人案发前,经过了预谋,对共同强奸的故意策划是非常明确的,其主观的恶性产生的社会危害是严重的,而且因预谋产生的轮奸故意,直接使得两人共同实施强奸犯罪行为,刑法之所以应在二人以上的行为人实施非基本形态的轮奸行为时认定情节加重,原由之一就在于行为人的主观恶性的当罚性,运用一般的强奸处罚标准,显然是罚不及罪,因此有必要在一般强奸处罚标准的基础上,运用情节加重的处罚理念,以此调整单纯按照事实根据评价轮奸情节加重的不完整性;原由之二在于行为人的行为当罚性,本案上诉人赵瑞山虽只有提供房门钥匙、关闭监控录像的行为,但主观上是为了实现与周厚龙共同轮奸的犯罪目的,其行为的性质含义以及对社会构成的危害与一般意义上的强奸行为相比更为严重,同样需要运用情节加重的理念对其行为性质作出认定。所以本案应对上诉人犯罪的故意与行为结合起来综合评定,充分考虑到主观罪过和客观行为对案件性质及量刑的影响,故两上诉人和检察机关提出的“本案不具有轮奸情形”的意见均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案例报送单位: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一审合议庭成员:李  健、徐  锋、李  华
二审合议庭成员:陆  红、张誓言、杜秀兰
编报人:张誓言
第1页  共1页
编辑:赵帅 
 
发表评论】【打印新闻】【关闭窗口  
最新

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Copyright © 2012-2013 徐州景来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
你是第1889437位访客    建议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IE6.0以上浏览器     技术支持: 邳州慧网

苏公网安备 320382020001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