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当前位置:江苏景来律师事务所 --
 
农民工的血汗钱,再小的案件也要当作大案办

发布时间:2008-12-5  新闻类别:法律援助 点击次数:1108
农民工的血汗钱,再小的案件也要当作大案办
——景来律师成功代理一起1300元讨薪案
 
2008年1月23日,一位年纪老迈、衣衫褴褛的老人来到江苏景来律师事务所 alt=江苏景来律师事务所>江苏景来律师事务所,颤颤巍巍地从怀中掏出了邳州市法律援助中心开具的法律援助函。
我所主任刘景来律师亲自热情接待了这位老人,经过交谈,得知老人叫陈玉夫,年近七旬,是我市运河镇马场村二组村民。2006年11月至2007年2月在某建筑工地打工,总计应得工资1680元,工头却只给了300元,剩余1380元打工血汗钱,却被工头无理扣压。现在老陈是身无分文,家庭情况特别困难。马上就要过春节了,连办年货的钱都没有,就等着这点血汗钱来过春节呢。
刘主任非常同情,随即安排我所高夫强、王绪交两位律师承办该法律援助案件。承办律师首先和拖欠工资的包工头张跃伟取得联系,并认真做其工作,希望能够达成诉前调解,及时支付拖欠老陈的农民工工资。虽然承办律师多次努力,但工头张跃伟却一直不予同意,并且说:“他要告我就叫他去告我吧,一分钱都没有,我也不欠他什么工资。”律师的诉前努力化为泡影,于是援助律师决定向法院提起诉讼。
老陈提供的材料,仅有一张包工头张跃伟签署的简易的工资表。该工资表仅能体现老陈干活的天数,但不能证明其和张跃伟约定的每天的劳务报酬是多少。证据不足,贸然提起诉讼,案件判决的结果将有可能对老陈不利。承办律师把自己的担心告诉了老陈,但因为老陈已年近七旬,反应有些迟钝,就是不明白,总是认为“明明我干了活,他怎么能不承认,他要不承认,到了法庭上我问他!”
看到无论怎么解释,老陈也是明白不了,承办律师只好另想办法。承办律师向老陈认真了解了当时的干活情况,详细询问老陈当时还有哪些人和他一起干活,并会同老陈与证人丁六孩、李建设取得联系动员他们出庭作证,以证明其工作天数、每天的工资。
经过精心细致的准备,材料准备好了。承办律师决定代老陈向法院提起诉讼,并将情况向主任作了汇报。主任刘景来非常重视,亲自驱车冒着雨雪,带着承办律师和老陈来到邳州市人民法院官湖法庭,为老陈立了案。考虑到老陈家境贫困,承办律师又代老陈向法院申请办理了诉讼费缓减免的手续。
开庭时,自知理亏的张跃伟,没有出庭应诉。高夫强、王绪交两位律师以精心准备的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结合本案的实际情况,最终说服法官作出缺席判决,判决被告张跃伟支付原告的劳务报酬1380元。
判决生效后,张跃伟仍拒不履行人民法院的判决。为此,两位“景来律师”又免费为老陈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在景来律师的帮助下,辛辛苦苦挣来的这笔血汗钱终于到了年近七旬的老陈手中,为这起援助案件划上了完美的句号。
本案案情并不复杂,标的也屈指可数,但却折射出一个普遍的社会问题——农民工讨薪难。一方是腰缠万贯的包工头,一方是年近七旬的古稀老人,如果没有法律途径的救济,如果没有分文不取的法律援助,相信更多像老陈这样的讨薪者,将欲哭无泪,投诉无门。我们谴责为富不仁的欠薪者,我们更同情辛苦付出的讨薪人。作为法律人,在创建和谐社会的今天,我们决不会让这样的悲剧上演!在商品经济社会的今天,律师必然面对义和利的权衡,如何选择取舍,这是每一个律师所必须做出的抉择。区区1380元,两位律师从案件接待,到庭前调解、调查取证、法庭立案、出庭代理,直到代理执行,这付出的劳动又岂是一个1380元能够承载的?为了法律的尊严,为了农民工的权益,我们损失一些时间、一些金钱,却得到了精神、灵魂的升华。为弱者谋,作老百姓的律师,这永远是每个景来律师的无私追求,尽管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发表评论】【打印新闻】【关闭窗口  
最新

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Copyright © 2012-2013 徐州景来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
你是第1696757位访客    建议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IE6.0以上浏览器     技术支持: 邳州慧网

苏公网安备 32038202000159号